设为首页   {dede:toptype}泉州消费在线 欢迎您~!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怎么样【不看后悔】

凯蒙中医院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是一家集中医治病、中医养生、中医教育、中医研究为一体的中医院,拥有男科、妇科、内科、内分泌科、皮肤科、儿科、骨科项目,在全市有多家凯蒙大药房,并与同行中医馆在中医药领域开展了深度交流与合作。为继承和弘扬中国中医药文化,普及中医治病、养生、保健知识,凯蒙中医院成立了“中医大讲堂”,举办了一系列学术研讨和健康讲座,通过名医理论讲座、经验传授、临床观摩、指导学习等方式,针对性辅导中医师业务水平的提高,推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并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创造和解决社会就业问题,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一定的贡献。凯蒙中医院

卵巢老了,女人就老了

1、外表:30岁后,皮肤衰老、干燥无光泽,脸部有褐色斑块或斑点,乳房松弛下垂,身材臃肿等。

2、体质:气血虚亏、新陈代谢紊乱、免疫力低下等。

3、生理:盗汗、便秘、脱发、阴道干燥、性欲下降、提前闭经。

4、月经:月经量少,月经失调,月经稀发,月经周期延后,经期逐渐缩短,而最终继之闭经

做好卵巢保养很重要,凯蒙中医院有坐诊的中医张泽涵医生,指导你一步一步调回年轻态。凯蒙中医院

凯蒙中医院张泽涵中医医师,本科学历,从事中医内科、中医妇科临床工作二十余年,有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特别对闭经,痛经、月经不调,经行伴随疾病,青春痘(痤疮)偏头痛,高血压,痰咳哮喘,失眠,老年性退行性关节病变,肩周炎(颈肩部肌肉痉挛综合征)、妇科疑难杂症、内科疑难杂症,有独到的治疗方法。并对针灸按摩理疗等传统疗法也有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和独特的手法。

中医“治未病”是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生态学,中医院成了“中医养身堂”及“中医理疗中心”。秉承五千年中医中药精髓,遵循阴阳五行生化收藏之变化规律,运用中医“内疗+外疗”双疗法结合传统药、砭、针、灸、按硗、导引六大技法进行治病、养生及调理。中医院临方炮制的各种药膳、药茶包、个性膏方等甚为本地百姓推崇,义诊、天天赠饮、药膳学习活动享誉青城。现正在申请进入社区的医疗资质。凯蒙中医院

 









































































































































 北边,所在之地离京城尚有两百里。他出现的时机……太巧,若非早得了消息,以他的身份怎会为一个无名孩童而现身。”

    时机太巧?

    百寿又怔了怔,本想发问什么时机,但一看苏无忧那漠然寂冷的神色。不知为何,他忽地觉得这个问题不能问。

    百寿将话咽了回去。

    “他当日给我两条路。”苏无忧顿了顿:“一条,让我跟着他。而另一条,送我去戏班。我选了第二条。”

    听到这里百寿不明白了:“公子不是一开始就被卖到戏班么?”

    苏无忧眸光似微微颤了颤。语声听入百寿耳中有些僵硬:“不是。”

    百寿虽觉有些奇怪也未想太多:“公子为何要去戏班?”

    “因为他告诉我我娘怎么死的,告诉我是谁害的我,他问我想不想报仇。我自然想报仇的。”苏无忧唇角嘲讽弯起:“他便告诉我,他有办法让王府接我回去。不过若是这般,我便不能让人知晓我同他有干系。于是,我便进了戏班。”

    这么多年,苏无忧还第一次同百寿说起当年详情。

    可即便苏无忧说了这许多,百寿还是有些云里雾里:“公子的意思,太子怎知王府会接公子回来?”

    苏无忧转首过来,面上笑容极其冷诮:“你还没明白么?这一切早在傅怀楚眼里!那女人给我娘下毒,害她亲侄,安排拐子将我拐走——他样样清楚!”

    百寿悚然大惊,张了张嘴:“公子,这,这——”

    “他明知我定是会选择报仇,所以早有安排。他也知那女人想坐上王妃之位,所以在军中传播消息,让那女人不得不将我接回。”苏无忧冷冷轻笑:“那女人下手向来滴水不漏,若非早就盯着,他哪里能知晓那样多,更莫说那女人害她侄子还是十几年前的事,他还能寻到人证!若我没猜错,那人证只怕一直就在他手中!”

    百寿呆住。

    这简直太可怕了!

    也就是说,太子分明知晓那女人对薛王妃下毒,也知晓那女人派人弄残了侄子的眼睛,还眼睁睁地看着苏无忧被设局拐卖——他故意到了最后才出现,就是为了利用公子想报仇是心思来达到他自个儿的目的。

    这个局,他竟然筹谋了近二十年……

    百寿不觉有些冷汗出。这个傅怀楚不仅冷血,心机实在太令人骇然!

    “他……他就不怕公子知晓?”百寿惊愣,回神过来问:“既然证据一直在他手上,为何等到此刻才拿出?”

    “攘外必先安内——”苏无忧淡淡看向他:“大皇子早逝,他虽是皇后嫡出。但皇后亦是早逝。如今的皇后虽是先皇后一族堂妹,但性格懦弱怕事,也帮不了他多少。三皇子母家平江候、四皇子母家陇西将军府皆非寻常,他并未掌权。又岂会甘愿为人作嫁?若是早将证据拿出来,最多不过让东海琉璃两府离心,且他未必有把握这两府就会因此事而反目。那女人怎么说也是出自东海府,没有把握的事,他又不急于一时,何必浪费图谋?如今我这颗棋子也长成了,几位成年皇子死的死。废的废,他也腾出空来。我等了这么多年,他这个时候拿出证据,便是要我拒无可拒。至于怕我知晓——”顿住,垂眸低低而笑:“你高看我了……你的主子我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一只……”

    百寿被苏无忧这自嘲的笑声笑得难受极了,握了握拳头:“那咱们就不求他,咱们不是拿了那印信么?到时候咱们把这样东西拿出来。东海府若知道是那毒妇偷的,她一样落不了好!”

    “东西如今在咱们手里,那女人到时候倒打一耙,你说东海府会信咱们还是信那女人?”苏无忧笑意冷漠:“就算是心里疑心那女人,明面上也只会踩咱们一脚!更何况,要揭穿就要把东西拿出去。到时候,这东西只怕也只能物归原主。当年是那女人下的手,可东海府也断断不会干净到哪儿去。就算是能将这东西毁了,可若就这样了结,我岂能……甘愿!”

    苏无忧眼中透出森然恨意。说到最后那句,已是一字一顿。

    “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百寿也急了,脱口而出:“难道咱们真要去弄布防图?太子要这布防图不是逼着公子拿王爷的命去换么,这跟逼人弑父有啥分别?”

    王爷便是有天大的过错,可身为人子,弑父却是世间最大的恶名。更何况。王爷对不住王妃,但对苏无忧却还是有几分父子亲情的。

    百寿心里明白,苏无忧的心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冷。所以在他的计划中,真正针对的还是那个女人。对于王爷和二公子。苏无忧虽恨,但并未想过要断绝他们的生路。

    苏无忧握在扶手上的手蓦地五指收紧,百寿这才惊觉自己说了本不该说的话,倏地收住口。

    苏无忧眸光垂落,身形僵硬,良久未语。

    百寿呐呐:“公子……”说了两字,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苏无忧垂眸半晌,忽地低低笑起来,笑意中几分癫狂几分恨意,咬牙切齿:“他眼睁睁地看着我娘受罪……他眼睁睁地看着我娘死……他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青梅竹马……神仙眷侣……我恨他,你不知我有多恨他!”

    说话间,他的手紧紧攥紧扶手,因使力过猛,连手背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百寿看着这样的苏无忧,心底倏地冒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悲凉之意。

    跟了苏无忧八年,很多东西都是断断续续从余叔口中,或是从苏无忧的各种吩咐及同余叔的对话中听出和猜到的。

    今日这样同往事有关的详尽对话,八年来,这是唯一的一回。

    早前苏无忧开口时,他还有些心中奇异。奇异苏无忧今日为何突地同他说了这这样多。

    而到了此刻,他才明白过来。

    苏无忧心中藏了太多,也藏得太久。今日太子的书信无疑几乎是那最后一根快要压下的稻草。

    在前狼后虎间隐忍,筹谋了那样久,等待了那样久,眼看功败垂成顷刻间,却又冒出一道天堑。

    不越过这道天堑,身如在炼狱,可若要越过这道天堑,却又是另一重地狱……


------------

第一卷


------------

1,月光恍似你(上)

    一行是四人,车子隐在一棵高大的雪松后面。

    钟荩作为车中唯一的女性,坐了副驾驶座。开车的是杭城公安部门的一位警员,牧涛和景天一坐在后排。

    四人目光炯炯地瞪着z大礼堂的大门,里面不时传来阵阵掌声。2011年全国高端科技交流会就在这里举行。牧涛和景天一交换了下眼神,现在应该是他发言了。他们手中握有逮捕令,完全可以直接进去抓人。两人相视而笑,只怕扰乱这么高级别的学术会场的后果是他们都不能承担的。

    出发时,领导们一再叮嘱,这件案子在正式起诉之前,务必低调再低调。大领导站在窗前,长叹一声:他是戚博远呀!

    戚博远现任远方轨道客车服务公司的总工程师,在动车组技术上有几顶专利,为国家的高铁事业作出杰出的贡献。动车组全面上线投入运营,这个名字在国内绝对可以用“耳熟能详”这个词能形容;

    “其实这是件简单的案子,却会是一场硬仗。”从接到报案电话起,景天一不到半天时间就破了案,接着逮捕令就下达了,后面就是走法律程序,直到结案。

    牧涛点头,他们即将要打的是一场媒体仗。戚博远杀人,杀的不是仇人、坏人,而是他的爱人,这等于给国内大大小小的媒体打了一针鸡血,网上已经把这件案子称之为“杀妻门”。所以这么简单的一件案子,作为省检察院侦督科科长的他,必须亲自出马。

    钟荩还不太能适应这么凝重紧张的气氛,没多久,就觉得眼睛发酸、脖子僵硬、呼吸都不够通畅。

    这是她第一次参预办案,一个星期前,她刚从江州市检察院调进省检察院。在江州,她负责整理上诉材料,一做就做了四年。

    悄悄扭了下脖子,把视线挪开,想让眼睛休息会。

    西斜的太阳从树梢间射进几缕没有温度的阳光,隔着窗玻璃,仿佛都能感觉寒意骤升。路道两边立着几棵玉兰树,江南春早,玉立打苞了,高贵矜持地俏立在枝头。

    这时,远处响起巨大的喧哗声。

    “会议结束了。”牧涛说道,接着,他和景天一一左一右跳下车,钟荩急忙跟上。

    三人都穿着便装,并不引人注目,警员把车调了头,准备人一上车,下一秒就向外奔驰。

    人群悉数从礼堂内涌出,不由自主的,钟荩心跳加速,双膝都在颤抖,她拼命攥紧拳,命令自己镇定。

    “目标出现。”说话的是景天一。

    钟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远地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颈间围着白色与浅驼色格子相间的羊绒围巾、头发灰白的男人,被几人围着,拾级而下。他一抬头,迎向落日的余光,鼻梁上的眼镜反射出一道亮光,他下意识用食指的指节往上推了推。

    这样的一道剪影,这样的一个动作,让钟荩的大脑在一瞬间空白之后,肺叶上像扎了无数根针,每一次呼吸都在疼。

    真的很像!

    那些久远的褪了色模糊不清的记忆沽沽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怎一个疼字了得。

    她的嘴张了很久才合上,生生咽下这份疼痛,她早就不再用任何回忆来折磨自己了。

    牧涛和景天一如旋风般刮向了戚博远。

    戚博远的面色透着健康的红润,他的一双眼睛,转动时像井水泛起一丝光波,却深得不容易让人看清里面的内容。

    他没有慌乱,没有辩白,没有挣扎,也许他知道这个结果早晚都要来的。

    牧涛把车门拉开,他道貌地道谢,解开大衣最下端的一粒钮扣,弯身上了车。景天一拿出了手铐,不是担心他逃跑,而是防止他自残或自尽。

    戚博远端详着手腕上的手铐,“人生若想丰富,就得有各种体验,今天也算小有收获;

    。”一抬眼,他看见前座的钟荩,脸上浮起一抹笑意,“他们一个是侦督科科长,一个是刑警队长,姑娘,你是谁呢,打酱油的?”

    “检察官钟荩。”牧涛替钟荩回答了。

    “女孩们不都爱用静么,为什么是荩呢?”戚博远饶有兴趣地问道。

    钟荩回头勉强挤出一丝笑,没有接话。

    汽车似离弦的箭向机场驶去。

    暮色如潮水般卷来,一盏盏路灯如花朵般一一绽放。

    戚博远看着窗外,朝飞速退后的街景叹道:“杭城到底是天堂,连夜景都这么美,很可惜,这次没能好好地欣赏。”

    钟荩也在看着,帮他多看一眼,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欣赏天堂的美了。

    车在候机楼前停了下来。

    牧涛先下的车,戚博远因为戴着手铐,使不上力,只得慢慢往外挪着


腾讯网友:私念° 7/m
评论:只要爱情不要金钱的女人很多,只要爱情不要婚姻的男人更多。

本网网友:▲戏子  2/5,°
评论:昔日迎风尿三丈、如今顺风尽湿鞋。

猫扑网友:有你灬我很幸福
评论: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也不要嫁给我

搜狐网友:拥抱着还寂寞
评论:爷爷说他们那个年代。谁考试不会答。就答说毛主席万岁。没人敢打叉。

淘宝网友:不在乎  End.ゝ
评论:小时候,只有有人一直盯着我我就会脸红。现在,只要有人盯着我,我就会让他脸红。

天猫网友:I.Sshould~寂寞
评论:我的优点是:我很淑女;但是我的缺点是:我淑女的不明显。

百度网友:潇洒 小姐 Seve°
评论:长的帅还不是靠爸妈,活得帅才算是真本事。

天涯网友:解脱的诠释
评论:我活这么大,拿得起放的下的东西只有筷子

凤凰网友:谁伤了谁の谁
评论:母亲 。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一辈子的操劳。

其它网友:情歌两三首ㄨ
评论:有一个胖子,从二十楼顶往下跳。结果变成了… 死胖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