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dede:toptype}泉州消费在线 欢迎您~!

有谁去过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客户反馈】

呼和浩特金桥凯蒙蒙中医医院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阿拉坦大街北面,是一家集医学诊疗、疾病防治、健康保健、康复、中医养生、中医教育为一体的具有现代医疗特色的一级医院。院内设有男科、妇科、内科、内分泌科、皮肤科、儿科、骨科、蒙医科室,有门诊、住院、临床科目。凯蒙中医院

医院的中心任务不是传统的“以医疗为中心”的方向,而是“以病人为中心”,是践行“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排头兵,改变了传统医院的诊疗模式,而是采用了中西医结合、疾病预防保健的门诊诊疗模式,并开办了针灸理疗、艾灸、推拿、刮痧、穴位贴敷、TDP神灯、熏蒸疗法、火罐等内病外治的多种物理疗法,设有家庭保健医生、个人健康顾问、专家网上预约等服务项目。

全市开有多家凯蒙大药房,可以辅助提供医院的健康服务,并与同行业中医馆在中医药领域开展了深度交流与合作。凯蒙中医院

企业文化

使命——敬畏自然,尊重生命,扶本固元

愿景——创新提供一流的健康服务

价值观——创新、务实、快速成长、成人达已

2 创新——用创新的家庭健康服务满足不同客户需求

务实——应用最先进管理理念、确成本核算与控制

快速成长——适应网络经济的企业高效流程化运作模式,运用最新营销发展体系,使公司和员工共同快速成长

2 成人达已——为客户提供不间断的服务、高品质的服务,最大限度地满足客户的需求,以成就公司做强做大,携手共赢

v 服务理念

从服务理念——服务分层多样化——定制化服务一步步推进,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服务分层多样化-预防、医疗、保健、康复

施诊理念:扶本固元,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诊治前每个医生认证一定要准确,这是整个高效诊治的基础和前提不论做学问还是搞临床,都需要由源到流,同时把人放在整个自然界这个大的生态系统中辩证而治。

在认清病人的内在体质时,还要对应外在自然四季环境变化对身体的影响,从整体统一平衡上彻底根治。

世上万物并非独立分离的,而是处于相互和谐的状态。人类是一个有机整体,属于自然界的一份子;因此一定受外界环境气候所影响,相应地也会根据需要,产生不同的生理或病理反应。

凯蒙中医院秉承“敬畏自然,尊重生命,扶本固元”的使命,应用中医整体治疗的经典理论指导,但不囿于经典,而是将中西医结合,注重生命内在的自我调节能力,激活人体免疫力,扶本固元达到人自身的整体平衡,实现机体痊愈的最终治疗效果。

免疫系统的功能本身是很强的,但正是由于化学药品的副作用而使免疫系统的功能下降。我们曾经看到许多被医生宣布只有两三个星期可以活的病人,过了几年以后,奇妙的发现,居然检查不到任何癌细胞的存在了。这种药物无法治愈的疾病,我们的自身免疫系统却会将其治愈,这就证明,自身的免疫力是比化学药品要强的。

过去,我们没有认识到化学药品的副作用会那么大。其实医生的责任不在于开药单,而在于其指导的职责,他有责任告诉病人药品进入人体后,会有什么样的功能,会带来什么样的副作用。一年四季的气候轮换,自然状况改变,人们的生理状况就会受影响。在不同的时节,我们需要摄取不同的养分来补充身体的需求,连每个季节的餐谱也要跟着换。





































































































































































“出息,又是哭又是笑的,就不能像你妈学学,一点都不坚强。”
“你少扯我。”
看这父女俩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徐妈妈一脸嫌弃的把丈夫推开。
“我们俩不干涉你的感情问题,只要别太过火,只要你真心喜欢,我们都支持。”
“但是谢家那边挺麻烦,程乐非常反对你和程礼在一起,更不用说谢家两个老人。”
“这一次就看程礼怎么选了,选你还是选谢家。”
今天在病房外和老朋友聊了一会儿,听着对方的语气,她当时差点翻脸。
“一定要弄到这个份上吗?”
起初她觉得最多吓到长辈,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严重。
“程乐对她弟弟寄予厚望,她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不够成熟,配不上她弟弟。”
“那她之前要我和谢弈明……”
“现在,你明白程礼对他姐姐来说有多重要了吧?他是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和谢弈明不一样。”
说完,怕女儿受打击,徐妈妈拍拍孩子的肩膀鼓励她。
“我说过了,现在就是看程礼怎么选,如果他觉得你够重要,程乐他们也只能忍着。”
听完妈妈的安慰,徐楠心情更糟了,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这道题真难。
“别听你妈胡说八道,哪有那么严重,如果程礼敢为了谢家不要你,我就找人做掉他,看谢家还怎么得瑟。”
“……”
看着蹲在地上陪天天玩的爸爸,徐楠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她真的想说:明明你更像胡说八道。
“你爸说得没错,对于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留着也是个社会的败类,不如早点解决了。”
“……”
徐楠眨眨眼,跟不上爸妈的思维,明明在说她的感情问题,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血腥。
“天天还在,你们别教坏小孩子。”
徐妈妈回头看了眼儿子,抬了抬眼皮子,淡淡的说。
“你弟弟将来要是不学好,我亲自为民除害。”
说完,她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低头看了眼腕表,抬腿踹了踹丈夫。
“你不说中午请我看电影的吗?都快十一点了,还出不出门?”
徐爸爸像是才想起来这件事似的,急忙站起来把儿子塞到闺女怀里。
“好好在家看着你弟弟,我陪你妈去看电影,有问题找老头子给你做主,咱们家他老大。”
直到爸妈下楼,徐楠都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俩竟然还能去看电影?还不带她和弟弟!


第47章 徐怼怼
晚上, 徐楠接到电话飞奔下楼,在家人诧异的目光中跑出去,一头扎进程礼怀里。
“我还以为今天等不到你电话了。”
这一天,她抱着手机, 都没敢打游戏。
“吃了吗?”
“吃了。”
从他怀里探出头,借着门口的灯打量他的表情。
“你是不是还没吃?”
他轻轻点头,今天差不多滴水未进。
她皱皱眉,二话没说拉着他往里走, 等程礼反应过来的时候, 已经被她拽进院子。
“你这是做什么?”
“吃饭啊,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
于是, 他就这么尴尬的出现在徐家人面前,一向不形于色的程礼,也难得不知所措。
“我…”
“你们继续, 我带他先吃个饭!”
好在,徐楠的率真帮他解决了眼前的尴尬。
被她一路拽到厨房, 程礼摸摸鼻子难得心虚, 刚才竟然不知道怎么和大家打招呼。
“你吃什么?米饭还是饺子?”
“你晚饭吃的什么?”看着开始撩袖子的人, 他反问道。
“饺子。”
说完,便从他眼里看见了答案,打开冰箱找食材。
厨房里不时传出二人的声音,客厅里的人下意识竖起耳朵偷听, 不时交换眼神。
“谢爷爷还好吗?”
“医生说没有大碍, 过几天能回家。”
他靠着料理台, 看着徐楠被水汽熏红的脸,心里有个地方暖暖的。
“那就好,我不逼你,慢慢来。”
要不是外面坐着几个徐家人,他真想把她抱在怀里。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徐楠眨眨眼,转头笑着看向他。
“没有啊,我爸妈很支持我,你很担心我,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她越是这样体贴,程礼就越愧疚,到现在姐姐还认为他只是玩玩而已,劝他收收心。
出来的时候,客厅的人都不见了,徐楠帮他把蘸料放下,乖乖的在他身边坐下。
“吃饭,有什么问题,吃完饭再说。”
这一下午,她也想了不少,不指望所有人都立即接受,但也不可能这样说分手。
“你要不要再吃一点?”
看着面前的两碟饺子,他怕肚子被撑开。
“不了,我再吃会胖的,这些都是你的。”
他吃东西的时候,她就支着脑袋定定的看着他,脸上的巴掌印已经消失了,疲惫的状态加重了不少。
吃完饭,他主动去洗碗,徐楠偷偷看了眼外面,反手把门关好,走过去抱住他的腰。
看着腰间的那双小手,程礼放下手里的东西,冲冲手转身抱住她,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下去。
“今天害你担心了。”
她摇头,脸上还带着几分红晕。
“我还好,爸妈都站在我这边。”
大概是她年龄还小,发生这种事,周围竟没人怪她,最多责备她隐瞒太久,以至于大家的埋怨都落到了他身上。
“那就好,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你安心准备过年。”
熟悉的语气,让徐楠皱起眉头,她不太喜欢这样,好像自己是个废物,什么都做不了。
“说好一起扛,你老想把我排除在外。”
知道她有情绪,他轻轻楷了楷她的脸,没有开口解释。
“如果我姐姐来找你,你别单独和她见面,你不是她的对手。”
劝说自己未果,他能猜到姐姐下一步的计划,程乐强势了这么些年,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妥协。
“她为什么看不上我啊,我哪里不好?”
她努着嘴,脸上有些委屈,程礼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轻声安慰道。
“她审美不好,你不要和她计较,在我眼里,你哪里都好。”
即使知道他这是胡说八道,但她听完还是很受用,嘴角微微上翘,看上去有些傲娇。
两个人住厨房说着话,突然一记敲门吓得他们浑身一颤,接着就是徐爸不耐烦的声音。
“徐楠,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去休息!”
她撇撇嘴,不情愿的应了一声。
“哦,马上!”
说完,委屈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送你出去吧,你今晚住哪里?”
“谢家!”
她点点头,松了手。程礼把碗刷碗,和客厅里的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徐楠往外走。
她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爸爸一脸不愉的坐在沙发上,腿都翘到茶几上了。
“你过来!”
她缩缩脖子乖乖的坐过去,“爸爸。”
“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放宽心,剩下的事他来解决。”
“我还以为他是来和你说分手的。”
要不是亲爹,她真想回一句:您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我和你聊不下去了,我上楼休息去。”
“急什么,坐着!”
屁股还没抬起来,徐楠又被老爸压着肩膀摁了回位置上。
“真那么喜欢他?我怎么没看出来他哪点好。”
相比较来说,他也认为谢弈明更适合女儿,程礼这个人心思太深了,徐楠会被他吃得死死地。
“你就没好好看,当然看不出来了,我觉得他是天底下第二好。”
“第一是谁?”
“当然是你呀。”
“马屁精!”
徐爸抬手敲了敲她的脑袋,弯弯唇站起来。
“行了,去休息吧。等他搞定了谢家,让他来找我,我有话和他说。”
看着张扬的父亲,徐楠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第二天中午,她正在院子里溜达,看见出现在门口的女人,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找…找我的?”
程乐这两天也沧桑了不少,勉强挤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微微颔首。
想着程礼昨天的提醒,她犹豫要不要回去喊妈妈来助威,不过转念一想这是自己的事,便拿出赴死的决心过去。
“陪我走走吧。”
徐楠没有拒绝的理由,两个人不慌不忙的沿着石砖路往前。
“老实说,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和他有什么,之前我一心想你和小明在一起,想你能给我当儿媳妇。”
说着,程乐自己先笑了,满脸都是自嘲的味道。
“如果你是个普通女孩儿,我有一万种打发你的方式,偏偏你是徐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
“我舍不得伤害你,也见不得你毁了我弟弟的前程。徐楠,算我求你一次,离开他,好吗?”
她没说几句就直抒胸臆,倒是让徐楠面上一怔,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为什么您会认定我会毁了他的前程?我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见她皱着眉头,程乐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她这个人一向心狠。
“不是你差劲,只是你们不合适,他需要一个稳重的女人在背后扶持,而不是你这种孩子心性的小姑娘。”
“小明这孩子和你一样,所以谢家的未来不能指望他,以你现在的能力、定力、阅历,不能当好程太太。”
“可我还有时间啊,我们不是现在就要结婚,你说的能力、定力、阅历都是可以积累的,我将来能做得好。”
她知道面前的女人说得没错,除了家世她哪里都配不上程礼,他真的太优秀了,可是这不能代表他们不合适。
看着面前固执的小丫头,程乐眼里有些无奈,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他现在能等你,过几年呢,如果你还是原地踏步,你是要他倒退回来吗?”
“不可能的,他将来只会越走越快 ,你们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他会没时间陪你吃饭,没时间听你抱怨,甚至连陪你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到那个时候,你还能靠着心里那一点点热情维持你们的关系吗?生意场的事很复杂,你不一定能学的会。”
见徐楠脸色越来越差,甚至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程乐也有些心疼,下意识放轻语气。
“徐楠,你还小,将来还有很多机会。女人没必要为了迁就一个男人做那么多的改变,我们也不希望你变成我这样的女强人。”
“你适合当个小公主,像你妈妈那样,永远被人捧在手心。而不是像我这样,不断给自己压力,逼迫自己升级,这种日子真的很累。”
徐楠咬着口腔内侧,不知道怎么反驳,如果再年轻几岁,她会豪情壮志的说自己不怕吃苦,愿意为他做任何牺牲。
“我不用她来迁就,她也不用变成你。”
熟悉的声音,像是一剂强心剂,用这么突然的方式注入她的身体。
程礼走过来,轻轻握住徐楠的手,搓开她的手指,被掌心的湿气惊到,她满手心都是冷汗。
“我从来没想要谢家给的东西,我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这个人很懒,不喜欢上班,不喜欢应酬,更不喜欢算计。”
“谢家是谢弈明的,我现在只是帮他看着,将来还得他来。我有自己的生活,没有那么多野心。”
“你……”
“姐,从小到大我只为自己争取过一次,徐楠对我来说很重要,比谢家给的权利、地位都重要。”
听到弟弟说出这么脑残的话,程乐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刺眼。
“是嘛,你觉得如果没有谢家,你会有现在的一切,你还能和徐家大小姐站在一起!”
“少用离开谢家的语气来威胁我,没有谢家、没有我,你就什么都不是,你拿什么给她幸福,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没有你们,他也是程礼,他这么些年在谢家当牛做马、任劳任怨还不够吗!”
“你们总觉得给了他很多,怎么没看看拿走了他多少东西,他人生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谢家,你们凭什么一副上帝的口吻说出这种话!”
徐家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护犊子,徐楠一着急什么话都说了出来,说得程乐不知怎么反驳。
突然,僵化的场面被稀稀拉拉的掌声打断,她转头看过去,看见爸妈还有弟弟。
“不愧是我闺女,讲道理的本事和我老婆一样高。程乐,程礼是你弟弟,不是你培养出来的提线木偶。”
一开口先夸了女儿和爱人,徐文耀走过来,看着这仨人,泯着嘴笑了笑。
“你弟弟老牛吃嫩草,我们徐家这边都还没说什么,你倒是先嫌弃我闺女了,还真是让我大跌眼镜。”
“我……”
这顶帽子扣的狠,程乐顿时一脸窘迫,这夫妻俩的嘴皮子是一个比一个六,却没想到女儿也这么厉害,真是让她失策了。
“他们只是谈恋爱,将来能不能结婚谁也不好说,你至于急着掐掉这个苗子吗?”
徐楠听到这话,想给爸爸扔个白眼,还没开口,发现父亲目光一转,看了过来。
“不过,要是他们俩真结婚了,你和老谢到时候得管我叫啥?”
“……”
别说徐楠,就连她妈妈也被这奇葩的思路打得一脸懵逼,程家姐弟更是如此。
“感情问题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说不定过两年我家楠楠嫌你弟弟太老了,一脚踹掉他也说不定,你现在有什么好着急的?”
说完,他拍拍程礼的肩膀,笑着说。
“楠楠是被徐家宠大的,你要是欺负她,就等于和整个徐家为敌,自己掂量着点吧。”
说完,他转头牵起儿子的小胖手,继续他的散步任务,留下一脸懵逼的徐楠。
这一战,徐家赢得很漂亮,程乐愤愤不平的回了家,徐楠泯着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你姐姐很生气,以后怕是再也不会请我去你们家玩了。”
想到她刚才说那话的样子,一股暖流在他心里溢开,顺着血管蔓延直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
“真没想到你还有胆子这么大的时候?不怂了?”
她撇撇嘴一脸委屈的横了他一眼。
“怂,但是看见她用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你,我心里就来气。”
他弯起嘴角,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真想把你偷回家,藏起来。”
“我爸会拿刀劈了你的。”
“我知道,他刚才威胁了我好几次,我都记着呢。”
两个人站在路边,拉着手说说笑笑的,等到爸妈走回来,徐楠才不情愿的撒手。
跟着走了两步,她又突然折回来,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明天我去找你,你快点回家。”
他摸着被她吻过的左脸,看着那个在夕阳下蹦蹦跳跳的身影,心里充实的厉害。
在外面能怼人,回了家徐楠就是当鹌鹑,缩在角落不敢吱声,本以为这样能躲过一劫,还是听到了爸爸的教训。
“可以啊,长本事了,敢单枪匹马和人吵架,翅膀硬了嘛。”
发现院子里没人,他就觉得不对劲,急忙叫上爱人、抱着儿子出来看看,到的时候就听见闺女的话。
“爸,您就别笑话我了,我现在还心虚呢。”
“你还知道心虚?不容易,比你妈好一点,她的字典里没这俩字。”
“爸,我明天要出门,找程礼。”
“不准!”
“为什么呀!”
“不准就是不准,你明天敢偷偷去见他,我就再不给你开门。”
父亲态度坚决,但她也是心意已决,不再研究这个问题,坐到一边陪弟弟玩。
所以,第二天早上,徐文耀刚起床,就听说女儿跑了,气得早饭都不想吃。
徐楠穿着米色大衣,拉着程礼的手走街串巷找东西吃。
“你爸妈准你出来了吗?”
她咬了口糖葫芦,结果没把山楂咬下来,舔舔舌头一本正经的说。
“我都二十岁了,又不是未成年!”
“你呀,你不怕回家被揍。”
“他不敢,我们家不兴这一套,我爸要是打我,我爷爷能抡起拐杖打他。对了,等会儿陪我看电影。”
看着她玩心大发的样子,他弯弯唇轻声说好,难得能正大光明的拉着手到处走,她想去哪儿,他都愿意陪着。
大概是憋了太久,徐楠今天晒什么东西都是晒两份,电影票、爆米花、冰淇淋……
就差直白的在朋友圈发一句:老子终于脱单了,颤抖吧,你们这群单身狗。
花了几天才缓过来的谢弈明,看着朋友圈的照片,竟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响起那句歌: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性命。
虽然他们仨之间的问题和歌词不符,但他的心情完全和这歌一模一样。
开完电影吃了火锅,徐楠跟着程礼去他公寓,进屋就被他摁门上了。
“你能不能矜持点?”
自从公开后,她说话都比以前更有底气了,也不羞羞答答的躲他。
“矜持?这个词不该是用在你身上。我喂你吃了一路,现在该我了。”
不知为啥,她听完这话,有种被比喻成圈养的猪猪一样的错觉,养到过年就开宰。
“我要在上面!”
难得她性致勃勃,别说在上面,就是想上天,他也能答应。
过了一会儿,徐楠跪坐在沙发上,低头啃着他的脖子,让他有种被当成零食的错觉。
“你…你打算啃到什么时候?”
他忍的满头大汗,她的地图还只在他肩膀以上的位置,其他地方不管了?
“急什么?以前老被你咬,今天我要报复回来,你要是敢反扑,我就不做了。”
他眨了眨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压下心里想反扑的**,由她为所欲为。
身体契合的时候,程礼忍不住一声长叹,再忍一会儿他可能就废了。
徐楠有心当一次女王,奈何体力不支持,没多久就趴下去了。
“我…好累啊,为什么比以前还累。”
看着趴在怀里直喘气的“废物”,耐心耗尽的程礼扶着她的腰坐起来,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白白的脚丫在半空中来回晃动,红肿的小嘴里溢出嗯嗯呀呀的声音,勾得他越战越勇。
被他变着姿势折腾了几次,徐楠累得说不出话,被他抱到浴室泡澡,坐在他怀里打哈欠。
“困了?”
“嗯,想睡觉,今晚不想回家了。”
托着怀里软软的小人儿,程礼笑得一脸饕足。
“不行,你今天要是不回去,一个星期都出不了门。”
“可我就是不想回去嘛,想你陪我一起睡觉。”
爸妈天天在家撒狗粮,她心里的怨气已经有三层楼那么高了。
“我也想,但是现在不行,再过一阵子,等你开学。”
当着徐家的面把她拐跑,他已经承受了不少压力,要是敢扣下他,指不定明天就被人套麻袋用板砖拍死了。
她嘟着嘴不大高兴,程礼去亲她,她还躲开了。
“离我远点,你个拔diao无情的臭男人!”
他面色一怔,挥手给了她一巴掌,徐楠差点一脚把他踹出浴缸。
“你干嘛!又打我屁股!”
“刚才的话和谁学的,女孩子不要说这种话。”
“你都做了,还不许我说,讲不讲道理?”
她好歹也是一正常大学生,什么话不会说,之前只是藏的比较深而已。
看着满脸不高兴的人,他泯着嘴把她拖过来困在怀里。
“真想留下来?”
“嗯!”
“那好吧,大不了明天被你爸打一顿,一会儿我去给徐家打电话。”
愿望实现后,徐楠立马换了张脸,主动凑过来亲他。
“晚饭你做!”
看着怀里喜笑颜开的人,他也跟着笑了,心想:不过是一顿打,没事的!死不了!
她一直没消息,爸妈先把电话打了回来。
“你什么时候回家,乐不思蜀了是不是?”
听着电话里父亲阴冷的声音,徐楠撇撇嘴把手机塞给程礼,抬抬眉毛跑了。
握着烫手山芋的程礼,定定神深呼吸。
“我是程礼,徐楠想吃我做的海鲜炒饭,今晚就不回去了,明天一早我送她回家。”
“……”
捂着隐隐作痛的心口,徐文耀把电话塞到妻子手上,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还不打算回家了,好气!
看着丈夫一脸受挫的表情,欧阳撇撇嘴,比较大度的摇头。
“没事,你留着吧,我们家还少做一个人的饭。”
程礼眨眨眼,没想到她会这么好说话,还没来得及感激,就被她后面的话劈的外焦里嫩。
“程礼,我最近几年都没有当姥姥的打算,你是成年人,知道该怎么做。”
和未来岳母讨论这个话题,他真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窒息!
“我…我明白。”
“明白就行,她睡觉认床,在不熟悉的地方喜欢踢被子,你注意点,别让她着凉了。”
“好,我记住了。”
“那我没事了,明天记得早点送她回来,不然我可不保证你不会被揍得鼻青脸肿。”
说完,欧阳笑眯眯的挂了电话,去找一脸心梗的丈夫。

凤凰网友:错过的情人
评论:装傻这事,如果干的好,叫大智若愚

天猫网友:Mo Maek 莫陌
评论:长大成人这件事最恐怖的地方之一,在于,你或许会变成自己曾经最看不起的那种人。

腾讯网友:女人要自爱
评论:等我死了,我就让我儿子给我放潇洒走一回

其它网友:羡慕嫉妒恨≈
评论:别叫我忘了你,我根本就没记住你

淘宝网友:-旧时光 seven ||
评论:最郁闷的是:网上购票,钱从账户划去了,票没出来。

搜狐网友:败给了命运
评论:这么不要脸,这么没心没肺,你的体重应该会很轻吧

百度网友:假装不喜欢﹌
评论:有一个胖子,从二十楼顶往下跳。结果变成了… 死胖子!!

网易网友:血统 FackEdison◎
评论:我们这个年龄,更多的是练爱而不是恋爱。

本网网友:离心   ■
评论:做一个单纯的人,走一段幸福的路。

天涯网友:▲戏子  2/5,°
评论:对于男人而言,前女友就好象是亲生的,后女友就像是领养的。

相关阅读